织就蛛网

不是很认真的音乐生
热爱莫扎特
性格暴躁
不定期有小段子 只是疯狂的呓语

【周迦】日轮[复活节彩蛋]

#不知所云
#我太困了
#车?不存在的。

迦勒底每逢活动的时候,咕哒子和达芬奇总会张罗着布置起平日里显得冰冷的基地。但是,对于大多数Servent来说,这并没有多有趣。

阿周那也是大多数中的一员,复活节对于他来讲并没有特殊的含义。但是咕哒子还是准备了复活节的礼物,一个雕刻着火焰中的飞鸟的复活节彩蛋。

十分精美的礼物,一看就是出自达芬奇之手。

阿周那对御主表示了感谢之后,准备离开时却被咕哒子的声音给打断了,身材娇小的女孩子似乎是漫不经心说了句:"去太阳下会不会更好一点呢。"

年轻的御主不懂得如何更好的装作无意间提出这件事情,但作为提醒已经足够了,阿周那虽然没有猜测到御主具体想要做的事情,但是既然是御主的提醒的话,去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阳光穿过了透明的窗户,照亮了迦勒底的一角,和往日无异。唯一有差别的,大概就是阿周那手上的那颗复活节的彩蛋了。

Servent的理解能力很强,御主的用意也猜到了十之六七。阿周那将那颗雕刻精美的金属彩蛋给对准了太阳的方向。

这颗金属彩蛋,应该是运用魔力做成的产物,一靠近阳光时,火焰中的飞鸟便真的飞舞起来,阿周那将这神奇的小玩意变换了个方向,没有看出有别的什么特别的地方,准备收起来的时候,彩蛋投影出了奇艺的东西。

阿周那看着被投影出来的人,捏住彩蛋的那一只手差点一个不小心将东西给扔下,他再熟悉不过了,他同母异父的兄弟,他曾经亲手杀死的人。

可此刻就在他面前,一个没思维的投影,仅仅是他的一个,投影而已。

皮肤白皙的男子挣扎在火光中,似乎已经死了一样。

这幅光景,实在让人止步。

阿周那终归还是一个不小心,砸坏了彩蛋,那些幻影也一同消失。

记梗

一个玩游戏王的印度骨科梗[...]讨论了很久最后确认了小太阳和娜娜只能物理决斗。[不是]
但是还是想私设一下啊,小太阳用白龙卡组,娜娜用光道卡组之类的。
光道的套路我熟啊可是谁教教我白龙的套路,我觉得觉着小太阳好看的和青眼白龙一样。我一直觉得青眼白龙是其他所有龙族无法超越的最美的龙了...。
娜娜的话,光道。但是我觉得娜娜挺适合光白火的,光明中夹杂着黑暗什么的。
有空就写好了。首先我得摸清楚白龙的套路。

About my love for you

答应的总是要还的。一篇为了肉而写的周迦,直接放的话按LOFTER这个尿性不吞才怪,所以放链接。看评论w

【周迦】Waltz of Anomalies【OOC慎】

考虑到我写的很多是看起来很诡异的地方,如果看不懂的我会把一些解释放在评论区,想了解的各位可以戳了看看。以及这篇文改编自同名曲。可以一边看文一边听。阿周那性格把握十分糟糕,所以不想看到的请自行红叉叉。
==========================================

迦尔纳站在阿周那的面前,对他同母异父的兄弟笑了出来。施舍的英雄一向表情不多,但他露出笑容之时,美得不似一个人。

可那一箭的确是穿过了他的脖颈才对,他已经死了。阿周那转过头不愿意看见那人的脸。可望到那一眼就足够确认了,那比太阳还闪耀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哥哥,自己的仇敌,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回来了。阿周那只能希望,希望他忘记了自己杀死他的那段记忆。

可阿周那自己很清楚,迦尔纳不可能忘掉的,那箭穿过留下的伤疤没有愈合。他的兄长,包容一切的兄长,即使未曾怨恨过他,这道伤疤却是已经烙在了他的灵魂中。污水会愈发高涨,淹没面前白色的人的。

"...迦尔纳,我承认,杀死了你,是我的不对。"

"你期待的话,那我会把我的一切解体。"

"不管是手,是足,是舌,是胸,是耳,是鼻,是指,就连我阿周那的心,只要你想要,那就给你。"

"不过施舍的英雄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吧。"

迦尔纳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变成了和以前与阿周那作对时的那样。但也就是没了表情而已,平淡的像何事都没有发生。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般。

阿周那转回头看着他的哥哥,搂住了那个木楞的人的肩膀。

"阿周那...不要这样。"

一切的思绪被思慕之人单单一句话给狠狠粉碎成了灰烬。

"迦尔纳...我除了你,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

那么就一同在这儿跳舞吧,太阳之子——直到天明时疲惫的入睡。

"反正我这颗心,已经什么都无法传达给你了。"

"思念着死在我手下的你而微笑,盼望着你能到来我的梦中而失眠。"

"但我一点都不伤心 "

月光投射下,影子被印在了惨白的石板地上,没有音乐配奏的舞蹈显得有些冰冷僵硬,就连舞步也都不再流畅。

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一百次,一直如此,阿周那与迦尔纳的共舞真是称不上赏心悦目。无论过了多少次都是这样。

两人交缠的舞步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分辨不清到底跳的是什么。

即使如此还是一直的一直的跳着,而阿周那的世界里的太阳却再未升起过。

没有什么可以代替已经死去的太阳。

这世界何等残酷 。

无论是谁似乎都在寻求着他们自己的幸福 。

充满矛盾的舞蹈。

会永远......永远的跳下去。

直到着世界的终焉到来......

孤寒的宫殿里,高立的石墙外传来了晨曦的第一束光。而怀里的太阳却消失殆尽了。

"你听说了没有,三王子之所以待在这儿整日不出是因为他......"

"嘘,小声点,你想被三王子一箭射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