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夜焱羽

多拖更,少说话。

【萨莫】并非蜉蝣 1(深海paro)

*flo萨x米扎
*后期流血,人物死亡表现可能会有
*可能后期有肉

公元14■■年,世界迎来末日之际。

往日平静的海水此刻比岩浆更令人恐惧,它们席卷了世界各地,黑色的海水无处不在。那到底是什么,被吞噬的人们还来不及思考,就已经葬身与这片绝望之海了。

只有极少数的幸运的人们登上了"诺亚方舟",但在灾难中,留给人类的物资已经不多了。陆地被那海洋占据,海上弥漫着血色的雾气,太阳也被黑云遮蔽,无法被窥见。

年幼无知的孩子尚未知晓何为死亡,但也知道危机感,因寻不见家人而哭喊。

少年少女们本还没过完天真烂漫的年龄,怎么受得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女人低声哭泣着,而五大三粗的男人们大声辱骂,但颤抖着无法站稳的腿暴露了他们的恐惧。

这幅景象,只有吟游诗人会赞叹。

这是神所震怒的第一日。

因为物资不足,活下来的人也开始迅速减少了。

修女与神父们虔诚地向他们的父祈祷——但是并没有人会回应他们。

在人类已经不足二百万的时候,海面上的血雾开始退散,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型的生物,自称海神。他与活下来的人类签订了协议。他给予人类在水底生活的权限,但同时,试图回到海面上的人类会被立刻处刑。

活下来的人类,都获得了类似鱼的特性,原本的双腿变作了鱼尾,手臂上爬满鱼鳞了,长出了鱼鳍。

人们重新建立了王国,分割了地区,与原本的海洋生物共存。

而这次的故事,发生在那场灾难的数百年后。人类…或者说类人鱼们有了稳定的食物和安逸的住所,社会逐渐发达起来。

海豚属性的宫廷乐师长最近心情有些糟,原因不外乎就是那只从塔尔茨堡来的小虎鲸,那位闹腾的不行的小莫扎特成功赢得了整个维也纳的视线。

但,这位小莫扎特的确有那个能力让他得到整个维也纳的注视。没错,他的音乐天赋值得得到这一切。

萨列里承认,自己对这位神才的天赋抱有嫉妒,还有一些连他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复杂感情。看到那位年轻的音乐家在女孩子中笑到泛红的眼角,和在水中自由摆动的金色鱼尾。年长一些的音乐师的心中总有莫名的悸动。

那位塔尔茨堡来的金色的小莫扎特总是不知好歹地绕着我们的宫廷乐师长身边。翻车鱼主管罗森博格没好气地如此评论小莫扎特的寻死行为。或许他是在觉得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

萨列里的心情非常不好,因为那只聒噪的小莫扎特似乎跟大闲人一样天天绕在自己的身边叽叽喳喳。明明他自己也有很多曲子要去写,哪来的这么多时间骚扰自己的。

"大师——大师——求您停一下吧!我的新歌剧要开演了,希望您能够来…"

"莫扎特先生,如果您还有那么一点点思考的能力的话,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和您有更多的交际了。"

一身黑色的音乐家以冰冷的眼神看着那个活泼过头的小虎鲸,仿佛这样就能把他给气走一样。

如果是别人大概早就因为萨列里的拒绝而灰溜溜地离开了。可莫扎特毕竟是莫扎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了萨列里。

"我保证这次的歌剧不会让您失望的,所以接受我的邀请吧。大师。"

黑色的海豚只想着拒绝眼前这个死缠烂打的小虎鲸,抬起头却撞进那个毫无阴霾的,纯净的黑眸中。

"好…"

鬼使神差地,这一瞬间的动摇让萨列里没能说出本应该说出的台词。反倒是答应了那只金色的小人鱼过分的要求。

喜悦的表情如同曾经盛开在陆地上的花儿一样,小莫扎特先生兴奋的眨了眨眼,绕在萨列里身边转了两圈。

"那您请务必要来!"

说完这话后小莫扎特先生就从萨列里身边游走了,留下一个还在发愣的大师。

"…真是,上班都要迟到了。"

萨列里小声的抱怨了一句。他或许都没有察觉,看到小莫扎特开心的样子,嘴角都稍微上扬了一些。

谁会拒绝这样美好的小莫扎特呢。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