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凉柚的夜伶寂

多拖更,少说话。

【周迦】Waltz of Anomalies【OOC慎】

考虑到我写的很多是看起来很诡异的地方,如果看不懂的我会把一些解释放在评论区,想了解的各位可以戳了看看。以及这篇文改编自同名曲。可以一边看文一边听。阿周那性格把握十分糟糕,所以不想看到的请自行红叉叉。
==========================================

迦尔纳站在阿周那的面前,对他同母异父的兄弟笑了出来。施舍的英雄一向表情不多,但他露出笑容之时,美得不似一个人。

可那一箭的确是穿过了他的脖颈才对,他已经死了。阿周那转过头不愿意看见那人的脸。可望到那一眼就足够确认了,那比太阳还闪耀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哥哥,自己的仇敌,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回来了。阿周那只能希望,希望他忘记了自己杀死他的那段记忆。

可阿周那自己很清楚,迦尔纳不可能忘掉的,那箭穿过留下的伤疤没有愈合。他的兄长,包容一切的兄长,即使未曾怨恨过他,这道伤疤却是已经烙在了他的灵魂中。污水会愈发高涨,淹没面前白色的人的。

"...迦尔纳,我承认,杀死了你,是我的不对。"

"你期待的话,那我会把我的一切解体。"

"不管是手,是足,是舌,是胸,是耳,是鼻,是指,就连我阿周那的心,只要你想要,那就给你。"

"不过施舍的英雄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吧。"

迦尔纳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变成了和以前与阿周那作对时的那样。但也就是没了表情而已,平淡的像何事都没有发生。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般。

阿周那转回头看着他的哥哥,搂住了那个木楞的人的肩膀。

"阿周那...不要这样。"

一切的思绪被思慕之人单单一句话给狠狠粉碎成了灰烬。

"迦尔纳...我除了你,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

那么就一同在这儿跳舞吧,太阳之子——直到天明时疲惫的入睡。

"反正我这颗心,已经什么都无法传达给你了。"

"思念着死在我手下的你而微笑,盼望着你能到来我的梦中而失眠。"

"但我一点都不伤心 "

月光投射下,影子被印在了惨白的石板地上,没有音乐配奏的舞蹈显得有些冰冷僵硬,就连舞步也都不再流畅。

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一百次,一直如此,阿周那与迦尔纳的共舞真是称不上赏心悦目。无论过了多少次都是这样。

两人交缠的舞步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分辨不清到底跳的是什么。

即使如此还是一直的一直的跳着,而阿周那的世界里的太阳却再未升起过。

没有什么可以代替已经死去的太阳。

这世界何等残酷 。

无论是谁似乎都在寻求着他们自己的幸福 。

充满矛盾的舞蹈。

会永远......永远的跳下去。

直到着世界的终焉到来......

孤寒的宫殿里,高立的石墙外传来了晨曦的第一束光。而怀里的太阳却消失殆尽了。

"你听说了没有,三王子之所以待在这儿整日不出是因为他......"

"嘘,小声点,你想被三王子一箭射死吗。"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