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凉柚的夜伶寂

多拖更,少说话。

【安切】梅花话谭(假装意识流)

#灵感来自滚苹果的梅花话谭。

男人和孩童在老旧的和室中整理着散乱的文件,房间外的走廊上的电话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拉开门,纸片被庭中的风刮起,与空气中的尘埃又一同落下。

男人结束了漫长的对话,走在阳光铺洒的木质地板上,看向未能拉起的门后。被所看到的景象夺去心神。

离去的妻子,关在北国城堡中的女儿,任务中身亡的搭档。此刻也都全部站在门后,朝着自己招手、

像是已经被淘汰的黑白电视所显现出来的画面,无色彩而又不真实。又像是生了锈的留声机,放着不知名的黑胶唱片,断断续续的。

是梦境还是祂所做的好事呢,没有感情波动的眼睛看向窗外,黑影只是咯咯咯的笑了出来。说着笑一笑嘛,我可是为你做了这么多呢。

明明还是早晨,大脑就已经一片混乱了。

幻境终究是幻境,搁置在一旁的玻璃油灯开始扭曲,窗外的安哥拉依旧是说着笑一笑吧,人类,这样的话。

门外站着的,红发的小孩子,却是眼眶里被泪水占据。

“老爹......一次也好,我想看到你不会崩坏的笑容啊。”

晚安......

身体与心的感受产生了落差,不管那种梦是做了一次还是一万次,总是无法习惯。或许是因为春日而浮躁不定。

虽然不想说过多的言语,但是奈何故事已经展开了。

男人无意间将目光停留在了庭院中的端雅梅树上,大多数的花已经败了。只剩下枝干与苦苦撑着的几朵快枯死的梅花,枝干上仿佛坐着一个人,甩着腿笑着。

你全都已经看到了对吧。

“才不告诉你呢。”这样露出了笑容。

摆脱这里吧,不想看到那个影子。男人这样想着,带着士郎到离家有段距离的葡萄园去野餐。安哥拉坐在缠着葡萄藤的架子上,不厌倦的对着男人继续说着笑一个嘛。

切嗣看着黑影,将快要到嘴边的话语咽了下去,已经什么话都无法再说出口了。士郎举着胶片相机对着切嗣。

“朝这里笑一个吧,老爹。”

为我露出那不会崩坏的笑容吧。

这一幕被投影在16mm的底片上。

面前的景象再次扭转,男人看到了小时候在螃蟹岛的事情。夏蕾,和父亲。

这些记忆本该埋葬在最深的记忆海洋里,却被安哥拉再次翻出。再一次看见变成死徒的夏蕾和死在男人自己手下的父亲。

站在海边的安哥拉执拗地说着那句话。

红发的小孩子坐在坐垫上双手合十,祈祷结束时睁开眼睛。此世之恶狂笑着,对年幼的孩子,诱导着。

“看啊那个人,就在你眼前。在相框中笑着呢。”

此世之恶用诅咒般的话语,如此说着。

“你什么也不知道。”

“只有我知道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