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e·Crow·Brown

多产粮,少说话。

【安切】梅花话谭(假装意识流)

#灵感来自滚苹果的梅花话谭。

男人和孩童在老旧的和室中整理着散乱的文件,房间外的走廊上的电话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拉开门,纸片被庭中的风刮起,与空气中的尘埃又一同落下。

男人结束了漫长的对话,走在阳光铺洒的木质地板上,看向未能拉起的门后。被所看到的景象夺去心神。

离去的妻子,关在北国城堡中的女儿,任务中身亡的搭档。此刻也都全部站在门后,朝着自己招手、

像是已经被淘汰的黑白电视所显现出来的画面,无色彩而又不真实。又像是生了锈的留声机,放着不知名的黑胶唱片,断断续续的。

是梦境还是祂所做的好事呢,没有感情波动的眼睛看向窗外,黑影只是咯咯咯的笑了出来。说着笑一笑嘛,我可是为你做了这么多呢。

明明还是早晨,大脑就已经一片混乱了。

幻境终究是幻境,搁置在一旁的玻璃油灯开始扭曲,窗外的安哥拉依旧是说着笑一笑吧,人类,这样的话。

门外站着的,红发的小孩子,却是眼眶里被泪水占据。

“老爹......一次也好,我想看到你不会崩坏的笑容啊。”

晚安......

身体与心的感受产生了落差,不管那种梦是做了一次还是一万次,总是无法习惯。或许是因为春日而浮躁不定。

虽然不想说过多的言语,但是奈何故事已经展开了。

男人无意间将目光停留在了庭院中的端雅梅树上,大多数的花已经败了。只剩下枝干与苦苦撑着的几朵快枯死的梅花,枝干上仿佛坐着一个人,甩着腿笑着。

你全都已经看到了对吧。

“才不告诉你呢。”这样露出了笑容。

摆脱这里吧,不想看到那个影子。男人这样想着,带着士郎到离家有段距离的葡萄园去野餐。安哥拉坐在缠着葡萄藤的架子上,不厌倦的对着男人继续说着笑一个嘛。

切嗣看着黑影,将快要到嘴边的话语咽了下去,已经什么话都无法再说出口了。士郎举着胶片相机对着切嗣。

“朝这里笑一个吧,老爹。”

为我露出那不会崩坏的笑容吧。

这一幕被投影在16mm的底片上。

面前的景象再次扭转,男人看到了小时候在螃蟹岛的事情。夏蕾,和父亲。

这些记忆本该埋葬在最深的记忆海洋里,却被安哥拉再次翻出。再一次看见变成死徒的夏蕾和死在男人自己手下的父亲。

站在海边的安哥拉执拗地说着那句话。

红发的小孩子坐在坐垫上双手合十,祈祷结束时睁开眼睛。此世之恶狂笑着,对年幼的孩子,诱导着。

“看啊那个人,就在你眼前。在相框中笑着呢。”

此世之恶用诅咒般的话语,如此说着。

“你什么也不知道。”

“只有我知道啊。”

【周迦】日轮[复活节彩蛋]

#不知所云
#我太困了
#车?不存在的。

迦勒底每逢活动的时候,咕哒子和达芬奇总会张罗着布置起平日里显得冰冷的基地。但是,对于大多数Servent来说,这并没有多有趣。

阿周那也是大多数中的一员,复活节对于他来讲并没有特殊的含义。但是咕哒子还是准备了复活节的礼物,一个雕刻着火焰中的飞鸟的复活节彩蛋。

十分精美的礼物,一看就是出自达芬奇之手。

阿周那对御主表示了感谢之后,准备离开时却被咕哒子的声音给打断了,身材娇小的女孩子似乎是漫不经心说了句:"去太阳下会不会更好一点呢。"

年轻的御主不懂得如何更好的装作无意间提出这件事情,但作为提醒已经足够了,阿周那虽然没有猜测到御主具体想要做的事情,但是既然是御主的提醒的话,去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阳光穿过了透明的窗户,照亮了迦勒底的一角,和往日无异。唯一有差别的,大概就是阿周那手上的那颗复活节的彩蛋了。

Servent的理解能力很强,御主的用意也猜到了十之六七。阿周那将那颗雕刻精美的金属彩蛋给对准了太阳的方向。

这颗金属彩蛋,应该是运用魔力做成的产物,一靠近阳光时,火焰中的飞鸟便真的飞舞起来,阿周那将这神奇的小玩意变换了个方向,没有看出有别的什么特别的地方,准备收起来的时候,彩蛋投影出了奇艺的东西。

阿周那看着被投影出来的人,捏住彩蛋的那一只手差点一个不小心将东西给扔下,他再熟悉不过了,他同母异父的兄弟,他曾经亲手杀死的人。

可此刻就在他面前,一个没思维的投影,仅仅是他的一个,投影而已。

皮肤白皙的男子挣扎在火光中,似乎已经死了一样。

这幅光景,实在让人止步。

阿周那终归还是一个不小心,砸坏了彩蛋,那些幻影也一同消失。

记梗

一个玩游戏王的印度骨科梗[...]讨论了很久最后确认了小太阳和娜娜只能物理决斗。[不是]
但是还是想私设一下啊,小太阳用白龙卡组,娜娜用光道卡组之类的。
光道的套路我熟啊可是谁教教我白龙的套路,我觉得觉着小太阳好看的和青眼白龙一样。我一直觉得青眼白龙是其他所有龙族无法超越的最美的龙了...。
娜娜的话,光道。但是我觉得娜娜挺适合光白火的,光明中夹杂着黑暗什么的。
有空就写好了。首先我得摸清楚白龙的套路。

About my love for you

答应的总是要还的。一篇为了肉而写的周迦,直接放的话按LOFTER这个尿性不吞才怪,所以放链接。看评论w

【周迦】Waltz of Anomalies【OOC慎】

考虑到我写的很多是看起来很诡异的地方,如果看不懂的我会把一些解释放在评论区,想了解的各位可以戳了看看。以及这篇文改编自同名曲。可以一边看文一边听。阿周那性格把握十分糟糕,所以不想看到的请自行红叉叉。
==========================================

迦尔纳站在阿周那的面前,对他同母异父的兄弟笑了出来。施舍的英雄一向表情不多,但他露出笑容之时,美得不似一个人。

可那一箭的确是穿过了他的脖颈才对,他已经死了。阿周那转过头不愿意看见那人的脸。可望到那一眼就足够确认了,那比太阳还闪耀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哥哥,自己的仇敌,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回来了。阿周那只能希望,希望他忘记了自己杀死他的那段记忆。

可阿周那自己很清楚,迦尔纳不可能忘掉的,那箭穿过留下的伤疤没有愈合。他的兄长,包容一切的兄长,即使未曾怨恨过他,这道伤疤却是已经烙在了他的灵魂中。污水会愈发高涨,淹没面前白色的人的。

"...迦尔纳,我承认,杀死了你,是我的不对。"

"你期待的话,那我会把我的一切解体。"

"不管是手,是足,是舌,是胸,是耳,是鼻,是指,就连我阿周那的心,只要你想要,那就给你。"

"不过施舍的英雄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吧。"

迦尔纳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变成了和以前与阿周那作对时的那样。但也就是没了表情而已,平淡的像何事都没有发生。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般。

阿周那转回头看着他的哥哥,搂住了那个木楞的人的肩膀。

"阿周那...不要这样。"

一切的思绪被思慕之人单单一句话给狠狠粉碎成了灰烬。

"迦尔纳...我除了你,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

那么就一同在这儿跳舞吧,太阳之子——直到天明时疲惫的入睡。

"反正我这颗心,已经什么都无法传达给你了。"

"思念着死在我手下的你而微笑,盼望着你能到来我的梦中而失眠。"

"但我一点都不伤心 "

月光投射下,影子被印在了惨白的石板地上,没有音乐配奏的舞蹈显得有些冰冷僵硬,就连舞步也都不再流畅。

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一百次,一直如此,阿周那与迦尔纳的共舞真是称不上赏心悦目。无论过了多少次都是这样。

两人交缠的舞步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分辨不清到底跳的是什么。

即使如此还是一直的一直的跳着,而阿周那的世界里的太阳却再未升起过。

没有什么可以代替已经死去的太阳。

这世界何等残酷 。

无论是谁似乎都在寻求着他们自己的幸福 。

充满矛盾的舞蹈。

会永远......永远的跳下去。

直到着世界的终焉到来......

孤寒的宫殿里,高立的石墙外传来了晨曦的第一束光。而怀里的太阳却消失殆尽了。

"你听说了没有,三王子之所以待在这儿整日不出是因为他......"

"嘘,小声点,你想被三王子一箭射死吗。"

救命,我的打牌王们变成了魔法师。[设定篇]

HPparo的五代同堂ygo。
亚图姆:霍格沃兹的校长,活着的已知的最强巫师,看起来像是十几岁的少年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活了多久。

武藤游戏:格兰芬多的院长,和亚图姆长相很相似的男子,同时是变形课的老师,为人很善良,和亚图姆关系很好,同时是天文课教授。

海马濑人: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及斯莱特林院长,脾气并不怎么好,对学生,尤其是格兰芬多们相当严厉,对亚图姆有些偏见但还是很尊敬他。嫌弃城之内。

游城十代:格兰芬多五年级生,不擅长魔药课以及理论知识考试,理论考试几乎次次为T,但是对于魔咒及飞行课很擅长。

万丈目准:斯莱特林五年级生,理论知识和实战都很不错,是海马濑人的教子,自认为和十代合不来,但十代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约翰·安徒生:拉文克劳五年级学生,十分聪颖,和十代交好,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有点不怎么喜欢万丈目。

不动游星:魔药课教授及拉文克劳的院长,是个纯血巫师,但是研究如何将麻瓜科技和魔法结合在一起,因此被魔法部厌恶,和傲罗部部长是朋友也是敌手。

杰克·阿特拉斯:傲罗部部长,和游星,鬼柳,克罗很多年就已经认识,混血巫师,有相当多的追求者。

克罗·霍根:变形课教授,对学生们很好,是个阿尼玛格斯。阿尼玛格斯形态是只乌鸦。

鬼柳京介:逃离了阿兹卡班监狱的前食死徒。现在混迹于麻瓜的世界。

布鲁诺:麻瓜研究课教授,曾经失忆过,并没能回想起回想起从前,是被游星捡回来的。

十六夜秋:赫奇帕奇院长及占卜课教授,据说过去十分残忍,被食死徒们利用,但因为游星的缘故恢复了本性,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赫奇帕奇院长喜欢魔药课教授。

九十九游马:格兰芬多一年级生,和astral的关系很好,与是斯莱特林的凌牙曾经不和,因为一些事情关系变好了不少。

astral:像是一个幽灵但是只有游马和部分人能看见他,身份不明,经常帮助游马一起学习魔咒。

神代凌牙:斯莱特林二年级生,实力强的不想一个二年级生,所以被人叫做鲨鱼。因为妹妹曾被人攻击过导致性格很糟糕,后认识游马,脾气稍微好了一点。

神代璃绪:斯莱特林二年级生,凌牙的妹妹,经常和凌牙闹别扭,事实上很喜欢凌牙,有时候也会被叫做妹鲨,有着不亚于哥哥的实力,是斯莱特林的小蛇们的女神。

天城快斗:差点被分到斯莱特林的拉文克劳二年级生,和游马关系不错但是和凌牙的关系有些不融洽。相当的弟控。

克里斯多弗·阿克雷德:拉文克劳五年级生,对于天文学比较擅长,曾经也教过快斗一些魔法。是阿克雷德家的长子,也被称作Ⅴ。因为父亲失踪的事和快斗断绝了关系,最终还是恢复了原本的相处模式。

托马斯·阿克雷德:斯莱特林三年级生,拥有相当多的迷妹,是斯莱特林队魁地奇的追球手。阿克雷德家的二子,也被称作Ⅳ。曾因为父亲的命令攻击过凌牙的妹妹璃绪。

米歇尔·阿克雷德:赫奇帕奇一年级生,很喜欢自己的两个哥哥和父亲,也被称作Ⅲ,阿克雷德家最小的孩子,曾因为父亲命令攻击过游马,但还是被游马所原谅,和游马成为了朋友。

玉座:前食死徒,因为曾被人背叛,于是为黑魔王效力,但没有被傲罗们抓到过,指使过儿子们去攻击一些巫师。被游马感动后成为他们的同伴。

观月小鸟:格兰芬多一年级生,和游马是青梅竹马,性格十分强势。

真月零/贝库塔:黑魔王。

榊游矢:格兰芬多二年级生,父亲失踪后一直活在阴影中,后来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和游里游吾游斗他们拥有相同的面孔,似乎有什么的将四人联系在一起。

游斗:拉文克劳二年级生,和游里十分合不来,对游矢很友好。快斗的关系还好。

游里:斯莱特林二年级生,效力于黑魔王,很喜欢叫错游吾的名字,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游斗为什么对自己那么不友好。

游吾:赫奇帕奇二年级生,崇拜着傲罗部部长杰克,也想成一名傲罗。对游里经常性的炸毛。

黑咲隼:拉文克劳二年级生,和快斗,游斗关系不错,然而是个可怕的妹控。是个未注册的阿尼玛格斯,阿尼玛格斯状态是只隼。

黑咲琉璃:拉文克劳二年级生,对于哥哥对自己超级担心的态度总是不太想接受,很喜欢快斗。

紫云院素良:斯莱特林二年级生,曾经总跟在游矢后面,曾经差点选择了成为食死徒,后被游矢拯救。

赤马零儿:拉文克劳二年级生,组织了Lancers为了抵抗食死徒。天赋异禀,对于魔药和黑魔法防御术很擅长。父亲是食死徒。

柊柚子:格兰芬多二年级生,擅长变形学,和游矢是青梅竹马。

无题。

设定张新杰单箭头韩文清,韩叶已交往前提。虐新杰。[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最近我吃韩张]

新杰ooc注意!

注意!

1说不出口的事

[队长...]

[什么?]

[没什么事情,抱歉。]

[新杰最近怎么了。]

『想对你说出的话却无法出口』

2深深的嫉妒

『如果我是叶修前辈就好了』

『埋在心中就好了』

『至少还能想着你』

『其实还是会伤心的...』

3没关系

[没关系啊]

『怎么可能会没关系。』

4我没事

[身体不舒服?]

[没有。我没事。]

『就是有点难过而已』

5混乱的作息

[副队怎么了?居然这时候还没睡?]

『没了你』

6故作冷漠

[去训练]

『碎成一一块的心脏』

7自我暗示

叶修前辈和队长本来就是相爱的。

所以我不需要出现。

『欺骗自己』